永不放弃(转载)

楼主:茗仙茶园 时间:1999-09-19 05:22:00 点击:50 回复:2
脱水模式 给他打赏 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胡
    
    至今苏琼都能记得在乌鲁木齐机场孤独地走下飞机时的感觉,双脚犹如踩着无底的棉花,内心充满着恐惧茫然和无助。那个时候,连她自己都不敢去想,这在许多人眼里近乎不可思议的新疆之旅,究竟会有怎样的结局。因为她要去求见的是赫赫有名的亿万女富豪热比娅,而她对热比娅的了解仅仅是通过一篇文章的介绍。
    那是96年初春一个冰冷的午夜。苏琼的人生也正四面楚歌、八面冰霜。大西北刺骨的寒风吹着这个从未出过远门的闽南女孩的脸,苏琼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没有退路。
  
    绝境下一个大胆的念头
  
    苏琼出生于闽南一个普通的理发匠之家,与父辈相比,多了不屈服和不安分的激情与勇气。
    新婚不久苏琼毅然选择了经商之道。父母身体不好,弟妹又都在读书,她得挑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尽管涉世不深,又无多少社会阅历,但苏琼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拼搏,一定能比别人做得更好更出色。
    苏琼的丈夫文杰供职的单位正好有几间店面,苏琼便租了一间,开始从家乡安溪试着兜些茶叶来卖,没想到生意不错,第一年就赚了一万多元。就这样,凭着她天性的聪敏与热情练达,几年下来,茶庄的生意日见红火。这年秋季,乘茶叶盛产之际,苏琼与厦门某外贸公司签下了数目可观的合约。
    正当苏琼兴冲冲地贷款购齐茶叶准备运往厦门时,突然传来公公病逝的噩耗,几大车的茶叶只好被暂搁一旁。按照农村风俗,一场丧事前前后后竟耽搁滞留了十几天,等到丧事办完夫妻俩回过神来想起大宗货物,并急如星火赶往厦门时,人家说合同期已过,收购指标业已完成。这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然而,商海无情,夫妻俩非但无话可说,还得三托四托,找了多少关系,才说服对方不再索赔经济损失。
    在苏琼尚来不及喘一口气的当儿,母亲又病重入院手术治疗,成串的家庭生活重负一齐压在了负债累累的苏琼夫妇身上。除此之外,还得随时应付债主们的不断威胁和谩骂,那些唇枪舌剑、出口不逊的脏话、丑话,即使在睡梦中都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这天,苏琼正心慌意乱地靠在床上想心事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响,接着是儿子不成声调的哭喊声。
    苏琼一惊,急急寻声追去,只见儿子浑身湿漉漉跌坐在地上,脚前躺着一个被撞碎的热水瓶。
    孩子严重烧伤,立即住院治疗,当务之急又是一大笔医疗费用。文杰不得不暂时离开心爱的儿子外出筹钱。
    但是一整天过去了,苏琼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是垂头丧气的丈夫。
    那真是一段昏天暗地的日子,眼看三十几万银行贷款马上又到期限,夫妻俩寝食难安却又苦无良策。在焦头烂额的情况下他们过了一生中最狼狈的一年。
    “寻捷径,一定要在短时间内迅速摆脱困境!”苏琼咬着牙暗下决心。她找来了每一条可以找到的最新产品信息,认真分析,研究着市场,也不知多少个日夜过去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无意中看到一本杂志,封面上赫然写着“中国十大女富豪”七个大字。“我比别人恰打拼,为什么却比别人恰歹命?”苏琼这样想着,不由地拿起杂志翻阅起来。金娜娇、刘晓庆……一个个的富豪似乎离自己都很远,忽然,她的双眸一亮,目光落在新疆女富豪热比娅的身上,这个历经不幸、不屈不挠的维吾尔族奇女子,竟然也是理发匠的女儿!苏琼一下被吸引住,一字不漏地读完了那篇介绍热比娅的文章。
    热比娅·卡德尔,16岁时被父母作为改变贫穷困境的赌注押给了南疆阿克苏一个陌生的男人。
    11年,她生下了6个孩子,为了接济生活,她依靠自己的心灵手巧,做了些裙衫童裤换零儿,企盼能帮丈夫分担些生活的重负。由于风俗及当时的形势不容,热比娅最终被挂上“投机倒把分子”的招牌游街示众,并因此被丈夫无情遗弃。从帮人洗衣服到贩卖桶油,以至走南闯北批发服装,贩卖皮鞋;从租摊位到盖商厦,热比娅的创业之路充满了艰辛与坎坷。
    那天晚上,苏琼彻夜未眠,满脑都是热比娅的故事。
    自己的不幸与热比娅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一定要成功!”苏琼忽然感到心头涌起一股力量,逝去岁月的自信在恢复,一个清晰的概念萌生了。“去新疆找热比娅,做边贸生意!”这个念头一经闪过就定格在苏琼的脑海中。
    几年的商海爬滚加上敏锐的经商嗅觉使她清晰地知道边疆地区最需要的是什么,而自己生活的晋江市里正有许多私家工厂因打不开销路积压了成仓的服装,这里面有着可观的差价,她相信凭着自己几年来的经商经验与相同曲折的身世一定能打动这位万里之外素昧平生的全国十大女富豪之一——热比娅·卡德尔。
  
    乌鲁木齐街头,一个女孩悲壮地走着
    
  从厦门到乌鲁木齐,要飞六七个小时。对苏琼来说,却像是用了一个世纪。当飞机平安抵达乌鲁木齐时,除了飞机场还灯火辉煌之外,整个市区已进入半休眠状态,苏琼环顾四周,有一种不知何去何从的失落感,傻傻地站着想了许久,终于吃力地拖着大包行李挪出机场。
  她随手招了一辆的士。
    “小姐去哪儿?”的士司机热心地帮苏琼将行李弄上后车箱并顺口问道。
    “热比娅大厦。”苏琼不太确定地说。
    “热比娅大厦?”司机惊奇地瞪大双眼盯着眼前这位单身女郎。
    “送我到距离热比娅大厦最近的旅馆。”这次苏琼说得很肯定。
    “小姐大概是第一次到这儿吧?热比娅大厦座落于维吾尔族人居住的地方,小姐孤身一人还是别过去为好。”
    “为什么?”苏琼隐隐约约有些不安。而的士司机也欲言又止,只是摇头。
    “如果我命中注定客死异乡那就随命吧!”虽语出惊人,其实心里直发虚。可是,苏琼知道自己已别无选择。
    的士司机最终不肯越过一公里外的维族居住地,苏琼只好暂住于维汉交界处一家旅店。
    这时的乌鲁木齐已是零下8℃左右的深夜,苏琼把自己紧紧裹在大棉被里,仍止不住直打抖,想起临行前亲友们的种种忧虑及的士司机欲言又止的神情,更觉寒意透骨。她将所有能搬得动的东西都挪去堵在门上,仍翻来覆去难以成眠,她张大耳朵倾听着屋外每一个极细微的动静,总觉得似乎有人正站在门外。她觉得自己仿佛是被黑夜吞没的独行者。毕竟,她才25岁,像大多数闽南女子一样,甚至没踏出过省道。而今天,是自己拒绝了亲友的劝诫,拒绝了丈夫的陪伴,凭一时冲动独闯新疆来求助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完全不同风俗习性中一位完全陌生的名人。她不知道对方是否会接纳自己,又凭什么接纳自己?一股茫然无依的漂泊感向她袭来,她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无助得直想流泪。
    一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在矛盾中煎熬着。可是,既然来了,总得试试看吧?好不容易挨到早晨7时许,苏琼迅速漱洗妥当,8时准时步出旅馆,才发觉天色尚朦朦胧胧的。原来新疆的时差比闽南足足迟了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当苏琼的手表指示着8点钟时,新疆其实才刚刚6点正。
    在客房里坐立不安熬到10点,即新疆时间8点正,苏琼先拨通114问询台寻了热比娅公司办事处的电话号码。
    几经周折,苏琼终于拨通了热比娅手下业务部经理的电话。听了苏琼的简单介绍后,这位汉人经理热情地告诉苏琼,大厦就在解放南路,并建议苏琼直接与热比娅的经理助理,一个姓余的经理联系。
    从苏琼所住的旅店到热比娅大厦有一公里多的路程,这段路上极少车辆,苏琼只好拿着大包样品徒步前往。
    一位美丽的汉族姑娘,背着笨重的一个大行囊走在维吾尔大街上,引得行人频频回首驻足。苏琼咬咬牙抑制着不让自己打退堂鼓,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慨。
    如果说苏琼走在大街上时那没来由的胡思乱想搞得她心里惶恐不安的话,当她颇费周折终于见到热比娅的经理助理——余助理时,所有的惶恐与不安立即得到了缓冲。余助理是一位很和善的中年人,他非常赞赏苏琼的勇气与胆魄,他认真地向苏琼了解了内地的一些经济状况及发展趋势,并耐心地一样样地细细研究着苏琼带去的大包样品。与苏琼整整聊了一个上午,余助理发现这位远道而来的年轻人极有潜力,让他惊奇,他决定要好好帮她一把。
  
    见到热比娅时,苏琼只想大哭一场
    
    1996年的热比娅·卡德尔已经是位拥有几亿家产的女富豪了。她的工作极为繁忙,多少人排着长队等候她的接见,苏琼只能耐着性子等候时机。
    为了方便,余助理建议苏琼搬到了靠近热比娅大厦不远处位于新华南路的龙泉酒店。因为先有了防范之心,第一天,苏琼连饭都不敢出外吃,只好买些罐头、饼干之类干粮充饥,除了上班时间准时到热比娅大厦静候回音外,苏琼几乎足不出户,天一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敢出门,虽有热心的余助理答应尽快为她寻找时机并关照旅店特别优待,但到了晚上,当远隔万里之外的丈夫焦虑地打来长途问讯时,苏琼仍忍不住想哭。
    乌鲁木齐的天气本就特别干燥,苏琼又吃了整整一天的饼干,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发觉嘴唇都起了泡,呼出来的气热呼呼的,嗓子眼也疼得厉害。这下苏琼急了,“要是嗓子哑了见到热比娅时怎么说话?”豁出去了,苏琼式着走出酒店,来到一个水果摊前,没想到卖水果的维族老太太见到她时一点不意外,反而边说边用手示范着让她别害怕,又问她吃饭了没有,告诉她哪儿的饭菜好吃,又帮她挑了一些水灵灵的果子。
    苏琼按老太太的指点走了几家小饭店,一色的羊肉奶茶拉面。苏琼叫了碗玉米饭一碗奶茶,发觉没有筷子,放眼周遭,见人们正用五指大把大把抓饭吃。苏琼试着问店家要筷子,店家便笑着跑到隔壁拉面摊借了一双筷子,苏琼急忙埋头猛吃,虽然不同口味,但她吃得香极了。周围陌生的维吾尔族人都友好地向她打招呼,让她觉着很温暖,一点不像有人传说的那么可怕。吃过早饭,苏琼趁时间还早,顺便逛了逛布料市场,她发觉维族女人个个都戴着丝绸巾,布摊上丝绸极多,布料一匹匹堆积着,成衣却极少,这多少给了她一点鼓励。
    两天过去了,正当琼对未卜的前途焦虑不安时,热比娅·卡德尔在接受完一名记者采访后,突然风风火火跑到经理助理办公室来见这个从内地不远万里慕名而来的“小姑娘”。
    “小姑娘从哪里来?”没有寒暄,没有客套,也没有居高临下的寻根问底,热比娅·卡德尔一句普普通通的问话却使苏琼热泪盈眶。恍如在大漠中看见一线生机。
    想起自己与热比娅相近似的身世,一样是理发匠的女儿,一样从童年开始就经受着太多的曲折与不幸,眼前的热比娅是如此的成功,自己也曾努力过,可是,至今仍前途茫茫无所依托,一时间,所有的委屈、心酸与不甘一起化作泪如泉涌。
    “不哭,不哭,小姑娘别哭,给你20分钟好吗?”热比娅也被眼前这位勇敢的南方女子打动了。她用宽厚的大手轻轻地拍了拍苏琼瘦弱的双肩,并轻轻地为她擦了擦如泉的泪水,她一下子就对眼前这位娇弱的闽南女子有一份亲切和好感。
    20分钟的时间太短,苏琼克制着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慢慢从大行囊中一件件掏出样品来。一旦定下心来,苏琼开始意识到此行的目的——成败在此一举。于是,她使出浑身解数讲解着,比划着,尽可能用最简练的语言去说服对方。
    热比娅·卡德尔惊诧于眼前这位美丽女孩的聪敏、机智与谙熟的经商之道,她再一次被深深打动了。她仔细地翻看着,询问着,在双方反复协商后,终于订下了20万套针织内衫,经过精确预算,加上运费在内最后以19.2元拍板成交。签合同的时候,苏琼的手都有些发颤,要知道这笔生意给她带来的是近80万的利润!
  
    永不放弃
    
    三年后的今天,苏琼已经有了自己的服装厂,生意越做越大,她与新疆的联系也一直没有中断。经过自己独闯新疆后,苏琼认定世上再没有趟不过的河,跨不过的坎。
    生命真的充满着奇迹,只要我们永不放弃。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作者:lass 时间:1999-09-19 11:59:11
  生命真的充满着奇迹,只要我们永不放弃。
作者:feg 时间:1999-09-19 15:43:19
  !
作者: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